Sorry.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.

满帮集团上市:关于选择和忍耐

6月22日,满帮集团正式上市 (NYSE: “YMM”)。以发行价19美元/ADS计算,市值近210亿美元。红杉中国自2015年投资满帮集团前身之一运满满开始,连续7轮加注,在IPO前持有7.2%,是早期进入的最大外部股东。满帮集团是红杉中国投资的第五家上市物流企业,另外四家包括中通快递、京东物流、达达集团和德邦物流。满帮也由此成为中国第四家市值超过千亿人民币的物流企业。

我们采访了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,请他分享一些关于早期投资运满满和满帮的故事:

“我们和满帮从2014年结缘。在那个O2O近似疯狂的创业年代,服务O2O迅速进入到出行、餐饮、美业、汽车、家政和旅游等各行各业,货运业虽然没有像快递一样搭上电商高速发展的东风,但这个充满江湖味道的传统行业这次借着O2O的风口开始接触上了互联网。说实话,我们自己也没准备好,项目组除了我,还有一位主看金融的同事和一位偏财务的同事。

2014年我们去了全国各地的物流园、配货站和信息大厅,每个人都会被眼前混乱的情景触动。大多数园区封闭管理,司机和中介通过小黑板来交易不透明的信息。黑板上的粉笔字写得很潦草,甚至电话联系方式也没有,骗货炒货现象严重。有些信息大厅装了电子屏,但始终都是黑屏,对信息化的抵触和防备可见一斑。

我们站在成都某物流园的大楼,透过窗户往远处的停车场看去,来自全国各地密密麻麻的空载货车停在那里,司机一大早就在信息大厅的小黑板上寻找货源信息,平均3-5天后才会得到线索,之后再开着空车去装货,一来一回空载几十甚至上百公里。这情境,使我们完全相信用互联网手段可以大幅改变行业状况,但没有想到的是不到1年时间,车货匹配的创业企业大大小小有了50-60家。到了2015年年底,有报道说企业已经有200多家,如何从中找到最好的团队成了比相信趋势更难的事情。

很多公司的团队阵容看起来很豪华,BP(商业计划书)上写的都是“用互联网改变物流行业”、“中国的罗宾逊(美国的无车承运公司)”、”货运业的Uber”。但深入和这些创始人聊久一点,就能够感觉出其中的差别。同时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调查各家数据的质量,了解需求和补贴的关系,辨别刷单和虚假交易(比如女性用户占比、用户只停留0-3秒的比重、苹果终端数量的占比、购买司机号码的痕迹),这已经是我们当时看每一个O2O行业的基本工作。

项目组长时间在物流园蹲守,观察和记录各家地推司机安装App和辅导的过程。当时除了个别年轻司机,大部分司机在40岁以上,接受起来很困难,他们没有使用过什么应用和网站。不同的团队执行力差别很大,有的团队装完App就离开,然后另一个团队来了就把它卸载掉。晚上我们住进小旅馆和住在上下铺的司机交流,了解他们的生活。经过一段时间工作,南京的运满满和当时主要在成都的货车帮从中间脱颖而出,凭借在意志力、组织力、技术手段上的优势,他们在各地信息网和物流园里坚持下来。他们的软件被封杀过,车辆和物料被毁坏过,地推人员受伤进了医院,第二天早上又重返现场。

运满满在前线沿用了阿里政委的角色,给年轻的员工关怀打气鼓劲,讲案例,如何帮客户改变生活,减少不公平。红杉应该是最早同时见过这两个团队并深入接触的投资机构。2014年下半年,我们在内部的初次介绍会上,第一次推荐这两家企业作为唯二的考察重点。

同年12月,我们向运满满发出TS (7500万美金投后估值,占20%)。之后,十余家机构找到运满满,不少机构纷纷匹配了类似条款甚至更高估值。幸运的是,张晖自始至终都把红杉作为第一选择,后来我们也支持公司少些稀释,按照17%占比成交。

O2O的热度到了2015年迅速降温,资本市场在下半年进入调整期,“资本是否进入寒冬”的说法频频见诸报端,越来越多的O2O企业难以为继。车货匹配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,融资变得艰难。运满满在2015和2016年的融资比想象的困难,每次市场给的估值都离我们期待的估值差了很多,融资拖半年时间很正常,新投资人希望能看清老投资人的态度。这也能够理解,那时候平台交易每月小几百万,没有抽佣,而且预测第二年第三年还是没有。那些年我和张晖沟通了上百次。他是个工作狂,白天似乎永远在开会,除了除夕到春节头几天能休息一下。我们除了讨论方向和业务,主要就是相互鼓劲。有一天晚上,张晖微信发来8个字:“战略忍耐,死磕交易”,他经常这样自我鼓励,永远充满信心。

2016年参加运满满的年会,CEO张晖在给团队鼓劲。他在台上喊“满满”,台下员工喊“兄弟”,过去2年的汗水、泪水甚至血水,让这个团队的凝聚力越来越强。

2017年商战到了白热化,一方面我们专注在自己的业务,不补贴,不垫资,拒绝负毛利地去跑交易,一方面市场的各类消息通过不同渠道传来。我们从每季度看竞争格局变成了每周看周活、使用次数、使用时长和新增用户下载。除了市场、用户和融资,我们开始加大人才的竞争,那几年红杉累计推荐了20多位各岗位的候选人,并参与面试几十次,其中支持企业选拔的人才就包括今天集团的CFO和CTO。当年8月,运满满和货车帮的管理层和主要股东开始探讨合并可能,经过90天的谈判,两家近10亿美元估值的公司走到一起。为了实现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,双方管理层和股东都做了让步和牺牲,也保护了筹码、信任和团队的青春。

最近几年,满帮的货运匹配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。2020年12⽉,满帮平均运单匹配时间为13分钟,效率⽐2019年12⽉提⾼了44.3%。司机卡嫂在出发地装货的时候,就会在手机上把回程货找好,并且得到关于定金、运费和放空的平台全能保障。在物流园花几天时间找货的情形已经很少发生。此外,满帮还通过降低空驶率、减少燃料浪费,提升了环保表现。据估计,2020年,满帮通过更智能的物流基础设施支持减少了330,000公吨的碳排放。”

郭山汕说:“在陪伴运满满和满帮7年的时光里,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团队非比寻常的斗志、坚持和忍耐。也感谢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创始团队和股东经过多年共同努力,创造了全球领先的智能货运平台。祝贺张晖,祝贺满帮。”